Wilson八月去台北交流時,買了幾隻無鉛皮蛋回來。一向不大愛吃皮蛋的我著實抓破了頭皮也想不到該如何料理它。前幾天忽發奇想說不如就煮個皮蛋瘦肉粥,這是我現時唯一會吃一點點皮蛋的菜色。